以火救火,這是一部有點“冷靜”的熱血動畫

作者 一山同學   編輯 EK   2019-09-26 09:30:00

一部主題明明是滅火、但卻用火戰斗并讓觀眾燃起來的動畫。

  2008年,骨頭社制作了一部名叫《噬魂師》的熱血動畫,其一整年的放映周期讓不少人感受到骨頭社強大的制作質量,也讓人了解到其原作者大久保篤所繪制的,略微邪道的熱血漫畫。

  2015年,大久保篤在《周刊少年magazine》上開始連載自己的新作——《炎炎消防隊》。以大久保篤的號召力和特立獨行的畫風來看,《炎炎消防隊》的動畫化肯定只是時間的問題。

  今年《炎炎消防隊》的動畫毫不意外地如期而至,這次負責動畫制作的是以《JOJO的奇妙冒險》系列動畫而出名的“David Production”,它又被國內的觀眾親切地稱為“大衛社”。

《噬魂師》讓大久保篤的知名度提高了不少

非典型熱血漫畫遇到了非典型熱血動畫人

  《炎炎消防隊》描繪了一個人類會突然自燃變成“炎人”并危害社會的世界。人類為了對抗炎人化,組建了既能夠滅火,又能夠以超能力戰斗的消防隊。從小就憧憬著成為英雄的主角森羅日下部卻在母親和弟弟發生炎人化而身亡的情況下,露出詭異的笑容,被周圍人稱為“惡魔”。主角長大之后,如愿以償地加入了“第8消防隊”,打倒炎人,并逐漸發覺炎人化事件的真相和陰謀。

動畫的主視覺圖

  《炎炎消防隊》和其他很多的少年漫畫一樣,表現了熱血的打斗、王道的展開、大吼的絕招等的元素,同時也在劇情上強調主角團隊的“主觀能動性”,即人定勝天。

  但大久保篤的作品里,無論是角色對某些事物的執著,還是氛圍的刻畫上,總有那么有點不太典型的少年漫畫元素。比如大量的“黑化”,像《噬魂師》的Black Star和古洛那;還有類似于對“對稱”幾乎到了偏執的Kid,《炎炎消防隊》中亞瑟的嘴里也全是“騎士王”之類的中二發言。

  大久保篤的畫風也是如此,不像是傳統少年漫畫那樣明亮的畫面,時常有大量陰暗、甚至還有點驚悚的場景出現,主角團隊的心理都有點偏黑暗且不可公開的內容。骷髏頭更是在他的作品中成為一個典型的符號,《炎炎消防隊》中也會出現炎人這種近似于骷髏甚至更為恐怖的存在。

大久保篤特色的邪道畫風

  因此,大久保篤的作品中有種奇特的魅力,他的角色表象非常標簽化、簡單化,可是隨著劇情的推進之后,角色因黑歷史甚至是黑化變得更為立體。而這些少年漫畫經常印在反派上的符號,變成了主角團隊們在讀者心中最深刻的印象。也正是這點,讓大久保篤這個漫畫家一直以來都有著不小的人氣,每當有新作推出的時候,總會引起一大票漫畫迷的關注。

  也因為《噬魂師》改編動畫自身的出色素質,也讓他的名字為更多的動畫迷所熟知。但《噬魂師》動畫也為大久保篤后續作品改編構建了一種無形的壓力。

  不過這一次,大衛社選擇劍走偏鋒,他們找到了曾經集結在新房昭之身旁的團隊,組成了一個“非典型熱血動畫”的制作團隊,去迎合大久保篤的“非典型熱血動畫”。

數井浩子老師就經常性地出沒在新房昭之負責的作品里

  《炎炎消防隊》的制作陣容與SHAFT負責的《Fate/Extra Last Encore》有著非常大的重合度。監督八瀨祐樹是新房的老伙伴,擔任過新房昭之掛職“總監督”的《目隱都市的演繹者》和《斬首循環》的監督;《炎炎消防隊》ED幾乎負責了所有重要職位的紺野大樹,也參與了多部SHAFT的作品;擔任《炎炎消防隊》幾個單回分鏡的數井浩子,也負責過《三月的獅子》等幾部作品。原畫陣容更是有很多人參與過新房的作品。

  而正是這個跟少年漫畫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團隊,完成了這個叫做《炎炎消防隊》的非典型熱血動畫。

  好吧,新房昭之也改編過《偽戀》,也是少年漫畫。

SHAFT式的演出

  雖然我很清楚,在一個動畫推薦的文章里面反復提及一個與動畫并無直接關系的人員,顯得有些對主創團隊,甚至是這部動畫不夠尊重。但如果我們不從新房昭之開始說起,想要表達出《炎炎消防隊》的魅力,就顯得有點自說自話了,畢竟這部動畫的主力制作團隊,的確在新房昭之和SHAFT的身邊呆了不少的時間。

  說起新房昭之和SHAFT的特點,主要還是在演出層面。簡單概括,就是“把文學層面的表達方式,應用到動畫上”,最為典型的,就是“留白”。如果從投入產出比的角度來說,留白意味著節省張數,節約成本,大量的深夜動畫都采用這樣的方式。

遠景的靜止鏡頭,像文學作品中的環境描寫一樣

  但顯然,新房昭之式的“留白”要更高級一些。比如構圖更為精妙的、持續幾秒的單張畫面,比如省去過渡畫面的直接轉化,再比如在電影中非常常見的蒙太奇手法,都可以在新房昭之所負責的作品中看到。

  《炎炎消防隊》里數井浩子所負責分鏡的第二話堪稱典型:片中經常出現十分對稱的遠景畫面,持續了幾秒鐘,讓觀眾更關注動畫中所提及的臺詞;在第二話的最后,男主角森羅和大隊長的對話前,原本是整個“第八消防隊”的所有成員,可是一秒過后,畫面中就“抹除”了除了森多和大隊長之外的人物,除了離開的人物之外,整個構圖沒有一絲的變化。

固定的場景、分鏡和構圖,不同的人物

  新房昭之的特色演出辨識度非常高,《炎炎消防隊》可以說都對此實現了繼承和發揚。比如在《三月的獅子》中經常出現的“意象”,《炎炎消防隊》也大量地出現,用物件來代替引申的含義,結合蒙太奇推進劇情。動畫第四話的開場的“氣球”、在天空中飛翔的森羅,這些物體、鏡頭,都是感情的象征。

第四話開場的氣球與“飛機”噴射的軌跡,呼應了后面的劇情

  同樣是第四話,開場的消防隊吉祥物拿著氣球和升空的森羅讓觀眾摸不到頭腦,可是隨著劇情的推進,觀眾才恍然大悟,整個一話的結構是“倒敘”的。該話動畫的中段,再一次出現氣球,既保證了前后呼應,也讓觀眾在這段時間內尋找著答案,被動畫的制作者所引導著。這樣的表現方式,顯然十分高級。

  用OP/ED講述故事也是新房昭之的慣用手法,紺野大樹顯然深諳此道。紺野大樹在ED個人秀里面,一方面展現出了自己既能保證作畫細節,又能保證作畫張數(修女愛麗絲奔跑)的能力,另一方面也用ED非常清楚地講述了修女愛麗絲之前的精力:與修道院的修女們相處很融洽,到修女們“炎人化”,最后逃離修道院。而從ED的最后來看,之前的那些內容都是出警之時的回憶。再配合ED歌曲的出色旋律,《炎炎消防隊》的ED堪稱是整個夏季動畫中,最為出色的ED之一。

無論是作畫的精細度還是流暢度,紺野大樹的個人秀,都保持了很高的水準

  當然,光有這些令人記憶深刻的演出明顯是不夠的,作為一個熱血動畫,打斗必不可少,而骨頭社之前制作的《噬魂師》更是以打斗著稱,因此《炎炎消防隊》如果在打斗上處于下風,明顯也會辜負玩家的期待。

  還好,大衛社和動畫制作團隊完成得也相當不錯。


下一頁:更多內容

| (66) 贊(109)
一山同學 特約作者

關注
點贊是美意,打賞是鼓勵

評論(66

跟帖規范
您還未,不能參與發言哦~
按熱度 按時間

總貢獻榜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